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不知归路

一支唱不完的歌

 
 
 

日志

 
 

2012年04月06日  

2012-04-06 12:57:09|  分类: 雨季不再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两天把《春尽江南》看完了~

一首《睡莲》收尾

睡莲

十月中旬,在鹤浦

夜晚过去了一半

广场的飓风,刮向青萍之末的祭台

在花萼闭合的最深处

当浮云织出肮脏的亵衣

唯有月光在场

 

它照亮过终南山巅的积雪

也曾照亮德彪西的贝加莫斯卡

前世的梦中,我无限接近这星辰

今夜依旧遥不可及

 

何不在原地画一个圈,用松枝和木槿

给自己造一个囚笼?

风霜雪的刑期,虽说没有尽头

下雨时,偶尔

也会感到自在

大半个冬夜读《春秋》

夏天就去不必抵达的西藏

 

我大声地朝你呼喊

在梦的对岸,睡莲

你听不见

离开或居留

赶的是同一趟可疑的早班车

盲目的蝙蝠,上上下下

说服我穿越空无一人的站台

 

祭台上的睡眠起了破浪

我栖息在刀锋之上,等待卷刃

有什么东西从心底里一闪而过

而涟漪依旧锋利

令这片上了釉的月光陡然寒彻

 

假如注定了不再相遇

就让紫色的睡莲

封存在你波光潋滟的梦中

就当莫奈还未降生

席芬妮的庭院还为海水所覆盖

记忆中倒背如流的周敦颐

本无爱莲一说

就算在半夜里醒来,杯中鳞纹斑驳的蛇影

也不会让我惊心

 

唉,假如我们还要重逢

我希望在一面镜子里

看着自己一天天衰老

烟霞褪尽的岁月,亮出时间的底牌

白蚁蛀空了莲心

喧嚣和厌倦,一浪高过一浪

我注视着镜中的自己

就像败局已定的将军检阅他溃散的部队

幸好,除了空旷的荒原

你也总是在场

 

每一个月圆之月,我任意拨出一组号码

都能听见招隐寺的一声鹤唳

我说,亲爱的,你在吗?

在或者不在。

都像月光一样确凿无疑

 

这就足够了。仿佛

这天地仍如史前一般清新

事物尚未命名,横暴尚未染指

化石般的寂静

开放在秘密的水塘

呼吸的重量

与这个世界相等,不多也不少

小说描写的是诗人谭端午和律师庞家玉(原名李秀蓉)这对渐入中年的夫妻及其周边一群人近二十年的人生际遇和精神所求,广泛透视了个体在剧变时代面临的各种问题,深度切中了我们时代精神疼痛的症结。

所含的信息量比较大,可是,到最后,所有在前面被一一轻描淡写的细节都被从另外一个角度细细再现,所有的线索在最后串联,刚开始读时对人物的出场以及关系都是比较凌乱的,后来就渐渐进入角色了。

作者的文学阅读量、音乐的了解,让人望尘莫及。可以很好地就引用了些什么。诗歌也写得很不错。可惜我只爱读诗不会写诗。其实诗的意境是最美的,它能够最贴切地表达出人的情感,可是,很多人都读不懂。包括我。

对于现实社会环境的描写,倒让我想起了韩寒的《他的国》,可是,韩寒的是明显夸大化了。

小说取材于生活,太过现实,也太过让人感觉到了社会的无可奈何与无奈、黑暗。

当律师自己也遇到了牵扯到法律程序的问题时,“家玉并非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作为律师,她奇怪地发现,这套法律程序,似乎专门是为了保护无赖的权益而设定的,一心要让那些无赖,自始至终处在有利地位

女主角一生向往的西藏并未去成,途中遇上的旺堆准确预测了她的一生。很多事情,在她身上,会发生两次。无论多少次的尝试和希望涉足的西藏,无法到达。

 

心情似乎总被带有悲伤结局的小说影响。

结局不知完美或否

一起埋葬的,还有主人公们各自肮脏的过去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